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余淼杰: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最终目标是形成全国统一大市场

更新日期:2022年09月15日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于淼杰: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的最终目标是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
        《意见》明确, 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和规则, 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 打通制约经济周期的关键堵点, 畅通商品要素流通和流通。更大范围推进资源建设, 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和经济发展。全面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将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向强转变, 为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和高水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如何理解统一市场?它旨在解决什么问题?您如何看待统一与地域性之间的关系?对此,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于淼杰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双循环”的重中之重是形成全国统一的大市场。 《21世纪》:您如何看待当前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国内外背景?于淼杰:我们现在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我们也面临着百年一遇的全球新冠疫情。当前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我们正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减弱的三重压力。同时, 我们也面临着经济结构调整期、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期、前期刺激政策的消化期。三相叠加的开发环境。在这样的背景下, 中国经济实现了多层次的高质量发展。无论是产品附加值、出口产品质量、企业全要素生产率, 还是产业集聚和三大产业的合理布局。因此, 全面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 立足新发展阶段构建新发展格局, 是我们当前的重中之重。构建新的发展格局, 全面推进“双循环”势在必行。
       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最重要的是要形成全国统一的市场。早在2020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上就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充分发挥我国超大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 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 《21世纪》:统一市场要解决什么问题?于淼杰: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长期瓶颈是区域贸易的碎片化。以往的学术研究发现, 高昂的物流成本和冗余的区域管理是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障碍, 而形成统一的大市场是我国实现经济平稳循环的前提和必然要求。消除这些地区之间不必要的壁垒, 促进内外贸一体化发展, 是构建统一市场的目标之一。从产业链角度理解“统一大市场”和“21世纪”:《意见》明确要做好“五个统一”。加强市场基本制度和规则统一, 促进市场设施高标准互联互通, 打造要素资源统一市场,

促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推进公平统一的市场监管。如何理解这五个“统一”?它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于淼杰:“五统一”是辩证统一的。这可以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来理解。我们知道, 产品的生产必须有要素和资源的投入, 所以首先要保证要素和资源市场的统一, 这主要体现在不同的市场主体可以公平、合理地获取各种市场资源。公正的方式。事实上, 这也是国家多年来强调的“放管服”改革工作的落实。要素投入后, 最终目标是实现商品和服务市场的统一。这其实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内外贸融合发展的意见》一脉相承, 或者说是进一步的执行。 《关于促进内外贸融合发展的意见》强调商品质量、标准和计量体系的统一, 以及消费者服务质量的统一, 这是商品和服务市场的高水平统一。我们可以看到, 要素市场与商品和服务市场之间存在“投入产出”关系。在生产要素资源方面, 资本市场、劳动力市场、土地市场、数据市场的统一在《意见》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例如“完善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新发展理念中的“协调”原则。协调发展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城乡协调发展, 二是产业协调发展, 三是区域协调发展。那么城乡协调发展主要是保证劳动力和人才跨区域的顺畅流动。同时, 《意见》还提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 主要强调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 防止虚实脱节。一方面, 做好监管, 为资本设置红绿灯, 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另一方面,

进行制度创新和业务创新。全面监管范围内的创新能够得到有效保护。除了生产方面, 还有促进公平统一市场监管的要求。 《意见》实际上提出了三个要求:一是规则, 必须有法可依;二是执法, 必须严格执法;第三, 监管能力, 让法律必须遵守。在“五统一”中, 最需要关注的是“统一市场基本规则”中的“完善统一的产权保护制度”。关键是要明确, 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形式, 即“中立保护”原则, 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体的产权。当前, 我国坚持公有制为主体, 各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不仅要进一步做优做强做大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 不断提升国有经济的竞争力、创造力、控制力、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中小企业是我国创造大量就业的生力军,

民营经济也是我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 建立健全公开、公平、公正、保护各种所有制产权、依法保护企业产权、鼓励创业的经济体制, 对我国当前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特别重要。 “统一规则”也强调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 《意见》规定, 必须严格执行“全国一份清单”的管理模式, 即各地不能增加层数, 避免每个地方的负面清单过多、过长。地方性, 这将使全国统一市场难以落地。因此, “严禁各地区、各部门发布具有市场准入性质的负面清单”, 保持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统一性、严肃性和权威性对于统一市场的实施至关重要。 .此外, 《统一规则》中也提到的“维护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

就是平等、平等地对待所有市场主体, 通过公平竞争政策和有效的产业政策来协调和保障发展。最后说一下市场设施的高标准。主要是流通网络的连接和信息的畅通, 需要通过各类信息认证平台、产权交易市场的统一、接口标准的完善等来进行。此外, 通过交易平台的优化升级, 实现公共资源交易全流程的电子化, 再结合商品的数字化, 有效消除公共资源交易的区域壁垒。有希望的政府促进市场高效流通 《21世纪》:根据《意见》, 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市场的工作方针之一是:有效率的市场, 有希望的政府。统一市场建设中如何理解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于淼杰:为了更好地体现市场机制, 政府出台了各种措施。如果没有政府的积极作用, 市场就会“以邻为壑”。因此, 需要发挥“有前途的政府”的作用, 打通市场贸易的堵点和节点, 实现经济循环的畅通。如果只有市场, 没有政府在其中发挥作用, 那么每个地方都可能出现问题。出于本地保护的目的, 对想要进入本地的产品设置了更高的区域壁垒。当然, 这些区域壁垒可能是人为的, 也可能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一个有前途的政府的作用是如何体现的呢?比如, 基础设施国家的完善和建立, 包括公路铁路的修缮, 物流能力的提高, 都是降低运输成本的重要措施, 也是建设全国统一市场的必由之路。如果这些建设是企业和市场自发进行的, 可能无法实现。因此, 政府必须积极有效地参与, 采取有效措施, 确保有效市场的效率得到体现。 《21世纪》:《意见》提出, 在维护全国统一市场的前提下, 优先推进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工作, 建立健全区域合作机制。
       如何理解“统一”与“区域”的关系?于淼杰:“双循环”中强调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是从构建全国统一的市场角度出发, 构建经济大循环, 也是形成国内大循环的关键。我国每一个地区都应该融入全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的经济一体化之中。各地区在发展中也要避免“贪大求精”。
        ”, 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和同质化竞争, 但要做好区域间的分工和产品差异化差异化。因此, 我们必须辩证地理解“统一”与“区域”的关系。推动区域市场一体化的原因在于,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 通过集聚资源, 集中有效的人力、物力、财力, 可以培育出优质的区域市场。但需要注意的是, 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的最终目标是不断做大做强, 扩大区域范围, 从而突破区域间的壁垒, 将区域联系在一起, 形成统一的全国市场。因此, 即使强调“优先发展”, “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并不意味着该区域要进行所谓的自我保护或自我隔离。我们需要澄清区别。

Copyright © 2007-2022 贵州商贸有限公司 guizhoushangmao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pathassett.com) 冀ICP备2018333861